您当前的位置 :辽中新闻网 > 历史文化 正文
国歌墙前出发
寻访沈阳地区义勇军故地
    稿源: 沈阳日报  2017-12-01 14:36
分享到:
 
义勇军攻打过的三道沟伪司令部
满铁档案中有关“老北风”在海城一带袭击日本守备队的记载

  辽河两岸的抵抗

  2017年10月23日,报道组来到辽中区寻访。

  辽中区委党史研究室陈天培介绍了辽中地区抗日义勇军的活动情况。陈天培说,辽中地区抗日义勇军主要活动于辽河两岸,声震辽中、台安、盘山、辽阳等地。

  1932年春,辽中地区义勇军屡次向伪辽中县公署及伪军警所在地发动武装进攻,严重威胁了立足未稳的日伪军政当局。伪官吏惶恐不安,连连向伪奉天省公署发信告急,请求援兵。伪辽中县长徐维淮(九一八事变前任县长,日伪时期留用),在给伪奉天省长一次急电写道:“刻间胡匪(指抗日义勇军——编者注)正在县南窝棚一带活动……仰恳迅饬王旅长兼程并进,早日到达,谋彻底解决之策,以免蔓延难图。待救情殷,临电迫切。”伪奉天省长接电后,立即命奉天警备司令部:“迅电王旅长派遣队伍星夜驰援。”

  日伪武装“剿匪”屡告失败,又企图以金钱收买抗日义勇军。

  据伪辽中县公署大同元年九月十五日(1932年9月15日)匪情报告中载:“目下匪首朱青山占五区朱家房子、头道沟等处,倘如此放任,秋收无望。故推裴(季升)、方(瀛洲)二人为代表,赴各匪区交涉,以每垧地捐现洋一元、未占据地区纳费半额为条件,以免妨碍秋收。”但朱青山非但不为所动,而且还向日本侵略军发动新的攻势。

  辽中地区义勇军纪律比较严明,曾数次出“安民告示”,声明义勇军不打骂群众,鸡犬不惊,并主张济困扶贫。同时,对所属官兵管教较严,约法三章:一、不动群众一针一线;二、不准强奸妇女;三、不准骚扰百姓,违者以军法论处。当朱青山得知营长朱长甲效法腐败的官僚恶习,想讨妾时,十分气愤,给予严厉斥责,并重申:在军内不论官兵,绝不准有二妻,应视妇女为姐妹,待之以礼。

  辽中地区是义勇军频繁活动的区域,周边多路义勇军队伍均在这里留下了抗日痕迹,各支抗日力量交叉、联合,给予日伪方面沉重打击。讲述辽中抗日义勇军的故事,张海天也是不可不提的重要人物。1932年5月26日,张海天率部(主要活动于辽南地区——编者注)突袭辽中县,占领老观坨、六间房村。我们还在中共辽中区委党史研究室编撰的《辽中地方党史大事记》中看到其他义勇军在辽中抗日的信息:“1932年7月16日,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一路军司令王显廷(主要活动于辽西地区——编者注),派骑兵第一旅旅长崔荣山率部1000人,在夜间秘密包围了辽中城,伪官吏化装逃匿。数日后崔率部转移。”

  “老北风”威震辽南

  对于抗日义勇军张海天部来说,沈阳地区是他们对日作战的重点区域。

  在辽中这一章,我们对他的抗日事迹进行整理。

  与于家房镇相隔十几公里远,是盘山县沙岭镇九台子村——张海天的老家。

  张海天,原名张贺年,号“老北风”。九一八事变后,张海天与二弟张海关、三弟张海带、四弟张海秋和长子张秉林(报号“小北风”)一起,将他们的绿林队转为“抗日救国军”,设司令部于九台子。

  “老北风”这个名字的来历,还有一个传闻:“北风”本是麻将术语,为本庄的上家,本庄能否吃上牌,全看北风位置上的人出牌如何,因而北风是可以控制本庄的。而发动九一八事变的罪魁祸首是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张海天报号“老北风”,正是“北风克本庄”之意,他是要“克本庄繁”,暗含一定要克敌制胜、打败日本侵略者之意。这一说法倒也形象反映了张海天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智擒大汉奸

  日寇占领沈阳后,一方面派军进攻吉、黑,另一方面“以华治华”,借助汉奸力量进行统治。1931年10月11日,日本关东军派预备役步兵大尉仓冈繁太郎及松本德松、道源元助等在沈阳收买豢养多年的汉奸凌印清,令其组织成立东北民众自卫军,配合日军进攻锦州。凌印清便以各种方式收编各地方武装。

  此时,正值辽宁省警务处长黄显声派督察长熊飞率公安骑兵大队到该地围剿凌印清匪帮。熊飞通过他的学生单庭秀(项青山部的一个首领)劝导项青山和张海天,让他们诈降,然后伺机歼灭凌印清匪帮。于是,项青山和张海天将计就计,假意归降了凌印清。

  凌印清信以为真,委任项青山和张海天为旅长,并于11月2日将总司令部移至项青山、张海天的根据地——三道沟(今盘山县沙岭镇九台子北)。次日凌晨,义勇军悄悄地包围了三道沟。项青山、张海天等人率精兵冲进凌印清的住处,将正在吸大烟的凌印清等汉奸4人和仓冈繁太郎等日本关东军15人全部抓获,共缴获步枪300支、手枪24支、机枪6挺、弹药数十箱。

  项青山、张海天等人将抓获的日军官兵拉到魏家口子河沿枪决,将凌印清等汉奸押赴沙岭,于11月18日召开公审大会,宣布其罪行后,在沙岭镇辽河岸执行枪决。此举,极大地鼓舞了当地人民群众的抗日斗志,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

  辽宁警务处的熊飞将这次缴获的日本参谋本部委任书、伪军司令部印信、伪军编制表等敌伪证件,送交北平张学良将军处。张学良甚为赞许,特拨5万元巨款奖励有功人员。辽宁省警务处长黄显声委任项青山为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二路军司令,张海天为副司令。

  通电谴责“不抵抗”

  1931年12月31日,锦州的大门沟帮子陷落。项青山、张海天等以东北民众自卫义勇军名义,通电谴责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对日不抵抗、对义勇军不援助、坐视东北沦陷的罪行,表达义勇军杀敌赴难、抗日救国的决心。

  电文称:“……日来倭寇压迫已亟,竟分三路向西猛进,寇迹所至,杀掠奸淫,任意妄为。我义勇军为自卫计,乃与当地驻军协力抵抗,惟日军陆空并进,炮火尤烈,致我军前仆后继,死伤枕藉。然我义勇军决不以此而退却、而屈服。不过弹药将尽,来源已绝,大敌当前,势难徒手擒敌。辽西之半壁河山,势将沦陷,国事之危,燃眉不足以喻其急矣!而党国诸公,于此民族存亡、千钧一发之时,仍从事高位之分配,权力之攘夺。且更有丧心病狂之党国败类,以此空前国难,为获取政权之唯一利器,使东北三千万纯良民众,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数万里大好版图,断送于夷狄铁蹄之下。痛心惨目,莫此为甚。东北者,全国人民之东北,非仅东北三千万民众之东北也。吾东北三千万民众,相信吾全国四万万同胞,共同要求,只有和平统一,对于国难,完全一致,并无南北畛域之念,对我为国杀贼,为民族生存而奋斗之义勇军,当能奏热烈之同情。然义勇军身当猛烈炮火之下,处此冰天雪地之区,粮秣无存,虽可就地征筹,而弹械缺乏,实觉补充乏求。务望我全国同胞,设法予以实力上之援助,则我三千万民众,决以此满腔热血,溅于白山黑水之间,以灌溉中华民族自由之花,敌氛未靖,誓不生存。呜呼,敌人之炮发矣,杀敌之声起矣,谨先同胞,杀敌赴难,临电迫切,无泪可挥矣。东北民众自卫义勇军叩世(三十一日)。”

  此后,张海天的抗日队伍日益壮大,与其他各路抗日队伍共同活动在辽河两岸及铁路沿线,打击日本侵略者。义勇军所到之处,老百姓争抢着为他们站岗、放哨、喂马、洗衣服,他们深受群众爱戴。1932年5月1日《盛京时报》报道:“‘老北风’率领的义勇军械弹充实,装备完善,军纪严明,秋毫无犯。当局应充分注意,严加戒备,抓紧消灭。”

  1932年6月1日,张海天部被救国会编为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1932年9月改称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二军区(9月改称第二军团)所辖的第三路军,张海天为司令。

  席卷辽南多地

  张海天部突袭辽中,二打台安,三战田庄台,四攻牛庄,五袭海城……像一阵风一样,席卷辽南大地。1932年5月29日,日伪《泰东日报》登载:“盘踞辽西一带,‘老北风’势不可侮。”由此可见,日伪军对这支抗日武装闻风丧胆!

  《社会科学辑刊》1985年第一期有一篇沈述撰写的《“老北风”和他的抗日义勇军》文章,这样记述张海天此后的抗日壮举:

  (1932年)6月29日,“老北风”率二千余人,攻破台安县,砸开监狱,释放关押的抗日爱国人员,焚烧伪县公署文书档案,所有财物现款“悉数掠走”。

  7月19日,“老北风”率部第二次攻打台安县城,在激战中伪军营长周东升身受重伤,最后败退城外逃至新开河、苏家沟一带。义勇军从西门攻入街内,占领了伪县公署、财务局等处,第二天自动退走。

  7月30日,“老北风”袭击海城后,在温秀湖打败前来“围剿”的日伪军,并在追击中把阂家房伪警队缴械。

  8月初,“老北风”在高力房子召开攻打营口的军事会议后,沿营沟铁路向市内进攻,先头部队一直攻到河北面日本附属地。但后续部队由于受阻没有跟上,因力量单薄而退。在战斗中击毙日军少佐阴山、少尉忠直等十余名,所有电线、电源均被破坏。

  8月13日,“老北风”率部队一千四百余人进占海城耿庄子、榆树堡、大莫屯一带,等其他兄弟抗日队伍到后,一起袭击海城车站。17日,“老北风”与(第二军区)第一路军联合,率千余人由耿庄子出发,袭击了南台车站,并将电报、电话线破坏,断绝南北交通。22日又占领了腾鳌堡和张仙屯,开始做进攻海城的准备。

  9月12日,“老北风”率部参加了由李纯华指挥围攻海城车站的战役,当部队刚攻到车站附近时,就与从营口调来应援的王殿忠伪军和一部日军相遇,双方展开激烈的争夺战斗,直到增援部队赶到,才把敌军打退。这次战斗击毙日军5人,从早一直战斗到晚9时,“老北风”最后率队退出海城车站。

  ……

  由于长期与敌苦战,“老北风”部及辽南各部义勇军均已弹尽粮绝,无力支撑局面。张海天将老弱伤残官兵就地隐蔽起来,其余部队改成骑兵,由他率领,随代理第二军团长李纯华撤往热河。1933年2月,辽南第二军团冲破敌人的辽西防线,进入热河朱碌科,正当义勇军接受给养,准备东山再起之际,张海天突然身患重病,不能继续带兵,只好将队伍交给儿子张秉林(“小北风”)代理。不久,日军兵分三路进犯热河,张秉林率部随同第二军团,配合热河守军,在赤峰、丰宁、长城古北口一带英勇阻敌。可是,蒋介石对义勇军的抗日壮举不仅不支持、不援助,反而以收编、遣散的手段,分化瓦解和吞并义勇军。张秉林打回辽南,进入九台子,继续高举抗日大旗。1933年8月至9月间,日伪军集中兵力,对孤军无援的张秉林和其他返回辽南的义勇军进行大规模的围攻,大队长“北霸天”“金龙”先后牺牲,在撤退至医巫闾山区的最后一次战斗中,张秉林化装突围。

  张海天转赴北平治疗后,王化一还代张学良将军救助他1500元钱,以待他病愈之后重返东北家乡抗击日寇。1939年,张海天在北平病逝,终年59岁。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周贤忠、伏桂明、王远

 
编辑: lz01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辽中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