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辽中新闻网 > 历史文化 正文
朱青山的孙子朱玉发拿着锈迹斑斑的子弹说
爷爷一身清贫,但留下一世英名
    稿源: 沈阳日报  2017-12-01 14:36
分享到:
 

 

 

 

  2017年10月23日,我们驱车80公里来到辽中区朱家房镇朱家房社区,梳理朱青山的抗日往事。关于朱青山义勇军经历,文史资料中有诸多记述,但也有多处矛盾之处。比如阜新市委党史研究室刘兴士整理的《58路辽宁抗日义勇军之概况》,将其记述为“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三十八路军副司令,司令为吴宝丰(三胜)”;辽中县政协编撰的《辽中地区抗日义勇军团长——朱青山》,将其记述为“辽南抗日义勇军第七路军第一纵队张海天旅第三团团长”;景海仁、刘玉福撰写的《辽南义勇军的组织概况》中,将其记述为“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二军区第十路军司令”。多种说法并存,可能与东北抗日义勇军属“民众抗日”有关。当时义勇军可谓是此起彼伏,此地受挫、彼处兴盛,再加上任命书也是有多种,有黄显声任命的,也有救国会任命的,故称谓繁多,给后世研究造成一定的困扰。我们综合分析了一些史料,认为:朱青山部属辽南义勇军重要的一支,被救国会改编后,朱青山被任命为第二军区第十路军司令可能性较大。

  日军悬赏缉拿朱青山

  关于朱青山参加义勇军的经历,《辽中地区抗日义勇军团长——朱青山》一文中这样记述:

  朱青山,原名朱长兴,号青山。1897年6月6日生于辽中县朱家房村一个农民家庭。1930年,由于官逼匪压,无奈落草。九一八事变后,朱青山趁社会动乱之机,大肆扩张队伍。到1931年末,共收纳辽中县南小股绿林108伙,聚众达千人之多。为夺取枪马充实力量,朱青山联合吴三胜等部,一举攻破台安县城,缴获许多枪支、弹药和马匹。以后,朱青山又打新开河、西佛牛、达牛堡。达牛堡当时属辽中地面,系重镇,驻扎有伪公安队,朱青山通过里应外合,攻克这座重镇,一时名声大震。

  朱青山提出“保境安民”“打击日本”口号,一时影响甚大。1932年春,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任命朱青山为辽南抗日义勇军第七路军第一纵队张海天旅第三团团长,亦称“统带”,并发给用白绸写的任命状,加盖刻有“抗日联军救国军”字样的红印章。朱青山这个团组建后,驻辽中县朱家房和小北河以及辽阳县唐马寨一带,所需粮饷按土地摊派。境内民安于业,匪盗敛迹。

  1932年春,朱青山在辽阳县唐马寨等地数次阻击伪军和日本守备队,缴获大批武器和弹药。随后,因战况不佳,青山败退。同年春末夏初,青山率300多人,分四路同时攻打肖寨门、年家屯、沙沟子、勾家屯等四个村的伪乡团。由于兵力分散,均未打开。随后向辽中迂回,攻打县城。队伍集结在东门外,向城内猛烈开火。因城内日伪军防守严密,凭坚顽抗,不易攻打,遂向县南转移。是年隆冬,青山联合驻辽阳刘二堡的吴三胜经常在辽阳西部、鞍山、海城北部与日军作战。在攻打陈安堡的战斗中,持续了一宿半天,经数次攻坚,终于击败日军,缴获一些枪、马、财物。敌我双方刚停火,日寇飞机又前来轰炸,青山率部转移。

  吴三胜于1932年末在鞍山投降日军后,于1933年冬勾结辽中县伪警察局长刘海澄夹攻朱青山部,致朱部最终解体。1935年,日寇曾在《盛京时报》上登报悬赏1000元捉拿朱青山,他只能隐匿起来,直到日本投降。

  为多人证明义勇军身份

  朱青山是朱家房村人,他的老房子还在。

  我们见到了朱青山的大儿媳、93岁的田素兰老人。她1946年就嫁到朱家。因为朱青山对过去的事守口如瓶,她对朱青山当过义勇军的事不了解。可她记挂着一件事:“公公在1948年春天救过的两名中共地下党员不知还活着没?当时他们携带的文件就装在饼里。”老人为什么关心这件事?朱青山的孙女朱玉贤说:“爷爷救过他们,他们也救过我爷爷的命,是我们一家的恩人。”朱青山在当义勇军之前当过土匪,1952年在“镇反”期间,他被逮捕入狱,但仅关押一年就被释放了。原来是有人说情了。说情人就是他救过的两名中共地下党员的其中一人。他委托辽中县领导“关心”一下朱青山,说朱青山为抗日做过贡献。

  在此后历次政治运动中,朱青山都幸免于难,就是因为他有一段参加义勇军抗日的光荣史。朱玉贤说:“我小时候总给爷爷做饭,看到常有组织部门的人来找爷爷调查,我给客人倒水时能听到几句,都是找爷爷核实某人的身份。爷爷为不少过去当过‘土匪’的义勇军战士证明过身份,使他们免于被批斗。爷爷1973年10月26日病逝于家中,终年76岁。他活着时很少提及义勇军那段往事,我们也是这几年在《辽中县文史资料》第五辑中看到他的事迹,才知道他过去参加义勇军的一些经历。”

  朱青山对过去的事只字不提,和当时的历史环境有关。但作为一名在当地很有影响的历史人物,他家里还是保留了一些能证明他战斗过的老物件。朱青山的孙子朱玉发给我们看一个塑料袋里包着的数十发子弹,子弹已经锈迹斑斑。朱玉发说:“这是2000年家里翻盖房子时,从猪圈里挖出来的。应该是爷爷当年用过的子弹,他怕惹来麻烦,所以埋在了猪圈里。他还上交过两把匣子枪,给了河西达牛(今台安县达牛堡)的土改干部。爷爷一身清贫,除了子弹,没有给家里留下什么值钱的物件,但他留下了一世英名。”

  我们在《沈阳文史资料》第23辑辽中县政协编撰的《辽中地区抗日义勇军团长——朱青山》中,看到朱青山救战士的记述:

  1946年,朱青山回家。赋闲期间,曾三次解救我革命战士。辽中县伪保安大队长王双来(匪首)在裴家乡抓了两名八路军战士,经青山说情释放。此后,东田家房子郭占春往县里押解一名八路军伤员张XX,朱青山闻知硬截了下来,并留在自己家养伤达3个月之久,伤愈离去。1948年春,国民党红眼队将两名解放军侦察员押至朱青山家,朱故作嗔怒地说:“你们也不打听,为啥抓我的朋友?!”红眼队深信不疑,只好把这两名侦察员放了。

  田素兰老人说的两名中共地下党员应该就是朱青山救过的两名侦察员。他们中有一位姓阴,后来他们的去向,我们不得而知。但他们能和当时的辽中县领导打上招呼,一定是有些身份的人。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

  周贤忠、伏桂明、王远/文

  周贤忠/摄

  ①王化一(后右)与卢广绩(后左)、王卓然(前右)、阎宝航(前左)合影。他们均为救国会常委或委员。

  ②朱玉发

  ③锈迹斑斑的子弹

  ④朱青山晚年照

 
编辑: lz01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辽中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