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辽中新闻网  >  历史文化
父亲的二胡
    稿源: 2018-04-11 09:13
分享到:
 

  “我的家乡,我的天堂,父老乡亲欢聚一堂,飞腾广场,盛世喜乐,乡村婆娑,乡亲笑靥欢畅……”这是父亲作词作曲的,虽不专业,但每次听着,心中就会升腾起一股激情与敬意。

  父亲是地道儿的农民,拉得一手好二胡儿。记得小时候,父亲独自坐在院里的墙头山,拉着二胡。曲调悲凉而闹人心。这时,父亲的父亲从屋里冲出来,抢过二胡,举过头顶,重重地摔在地上,嘴里飘出一句:一天穷啦个啥!

  那时,家里穷,一家七八口人,生活窘迫,吃不上溜儿,苞米饽饽就点咸菜、喝点热水,很少见到荤腥。有些人家家里的孩子多,缺粮少吃,借梁吃的是平常事儿。到过年的时候,秤上几斤肉,算是过个好年。几个孩子穿的衣服都是大的穿剩下的,二的接着穿,接着是老三、老四、老五,直到穿得面目全非。家里的房子,夏天漏雨,要随时预备塑料布。冬天,糊上厚厚的窗户纸,屋子里总是昏昏暗暗的,让人压抑。村子的路夏秋刮风一身土。下雨的时候,村路更是泥泞不好走。我们一群小伙伴汤着泥河、披着麻袋片子跑着去上学。一整天,脚丫儿都在湿鞋子里闷着,肿起白褶,极不舒服。

  自从爷爷把父亲的二胡摔坏后,就没见过父亲笑过。黑色的脸膛布满了愁容,心事更重了,皱纹更深了。后来,我报名去当兵。走之前,父亲叮嘱我:学不到本领,就不要回来。我铭记着父亲的话。在军队我努力争当一名好士兵。

  有一次,队里通知我们:出版报,要演讲,内容是自己家乡的变化。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让父亲拍一下家乡的变化,父亲欣然同意了。父亲拍了家乡十几张照片邮过来。我震惊了,看着这些照片,战友跟着瞠目结舌。先进的收割机在片片金灿灿的水稻地里,尽情展示自己的风采;千亩、拳头大的苹果缀满枝头;一座座蔬菜大棚在阳光下闪着光芒。十几种鱼在金色的池塘了畅游;大型的工业园拔地而起;村里的房子被高耸的大楼所替代;农民在文化广场扭起欢乐的大秧歌。结果,父亲邮来的照片在全军获得一等奖。

  我转业回家。当远远看见自己的家乡时,我被震撼了。一个小村犹如城市展现我的眼前。

  通过一条花团锦簇的林荫小道儿,走在平坦而笔直的柏油路上,我走进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村子。原来一个个房子不见了,一座座大楼房拔地而起。我不知道自己的家在那座楼,我打电话给母亲。当我走进自己的家时,我感到了一种感觉在我的眼前晃动一下:楼房里明亮、干净,屋子装饰很豪华。满屋充满了阳光。母亲穿着时髦的真丝裙子,新鲜而不显得俗气了。母亲眼里满是盼望、激动、温暖的母爱。我的眼睛范现潮湿。母亲告诉我:父亲在原来村东头文化广场活动呢。

  在村文化广场,百十位乡亲们扭着欢快的大秧歌。我推开欢乐的“五颜六色”,看到父亲:他着一身艳蓝的绸衣,手上拉着心爱的“铁犁”,正兴致勃勃。父亲泛着红光的脸膛笑意盈盈。

  家乡变了,乡亲们变了,变得快乐而幸福。

 
编辑:lz01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辽中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