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辽中新闻网  >  历史文化
老 兵
    稿源: 2018-04-11 09:15
分享到:
 

  一幅烟绿,一阵鸟鸣,身着军装,胸前别着一枚党徽,一位老兵矗立在大山树林中,像一尊雕像。

  7岁的重孙子龙龙拽着几颗树苗,跟在太爷爷张大奎的后面。村民都叫张大奎为老张。老张拖着一大捆树栽子,足有三四十斤多斤重,走起路来竟不闪脚,只是额头上挂着几许汗珠。爷孙俩一前一后往山上走去。

  老张今年89岁,是位抗美援朝的老兵他参加过黑山阻击战,锦州战役,抗美援朝,立下战功,荣获三级奖章。在朝鲜战场的一次阻击战中,因为掩护战友,被子弹打中小腿和头部,昏死过去。醒来时,自已躺在后方医院里。伤愈后,回家乡务农,护青。再后来,村里见他年岁已高,让他护林。

  一次,村里党员去一烈士纪念馆参观,看到牺牲烈士碑墙上刻有张大奎名字。几经核实,这个张大奎就是本村的张大奎,一个活着的“烈士”。由此,张大奎才把自子情况告诉大家。右腿一个深陷的枪眼、头骨五厘米长伤疤,让老张无法忘记战争给他带来的深彻痛苦和永远抹不去的悲怆记忆。

  村里报请上级政府,给予老张政策照顾,让他安度晚年。

  二十多年的树已经参天,千余棵一抱粗的白杨是老张的最大成就。老张每早都会拿着水壶和干粮上山,晚上迎着月光回家。

  有一次,老伴等到晚上九点多,还不见老张人影,就叫醒儿子去山上找。儿子找到父亲时,他躺在一小水坑处睡着了。老伴劝老张不要再进林子里了,别搭上老命。老张横眉立目倔强地说:战争都没打垮我,这算什么?

  爷孙俩把树栽子栽成直溜溜的五趟。老张每栽一棵就用右眼瞄一下前一棵,生怕栽歪。龙龙说:太爷爷,你栽的树真直溜,就像我的格尺一样直。老张挨趟瞅,上身都倾斜成九十度角了。龙龙问:太爷爷,你累不累啊?老张鼓着腮帮子,背着手,轻挪着双脚,拉长声兴奋地说:不累!

  老张仰望参天大树,站直身体,举起右手向一排排大树敬礼,大声喊到:

  立正——稍息!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

  而这一声呐喊一喊就是几十年!

  老张目光坚毅。这铿锵、这悲怆的呐喊,是对战友们的问候吧。老张觉得看护好每一棵树,就是对每一个牺牲的战友一个交代。龙龙被老张的举动吓了一跳:太爷爷,你喊什么呢?

  老张告诉龙龙:这些树都是自己的战友。龙龙似懂非懂看着眼前的参天大树。

  老张搓着手上的泥土,问龙龙:孙子,你觉得这片树林子好不好?

  龙龙不知道怎么回答。想了想,拿着一个小树枝儿在地上画了一枚大党徽,旁边写着一行字:向太爷爷学习!老张欣慰地笑了。

  老张的双眸深情地凝望着树尖上的朵朵白云。他已然把这片森林当作战场,和战友们继续并肩作战建设家乡的战场,看护青山绿水、福薈子孙后代。

  作者:孟祥凤

  手机15140031288

  作者:姓名孟祥凤,是辽中区电视台栏目制片人。工作20年。获得省市新闻作品奖项近百篇。发表省市新闻业务论文近50篇。获得“中国梦—讲述中国故事”,中宣部主办的征文奖三等奖。作为记者采访600多人次,是位作品量较高的记者。是辽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协会会员。

 
编辑:lz01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辽中号!